一个人的诗话:辩一辩李清照《小重山》的创作

在网络上随意搜索,得到的创作背景都是说此诗有两种背景,一是说李易安得知赵明诚要归来时所作。二是崇宁二年李清照得到回到东京时所做。 大体位置应当在长安东北,汉文帝曾经...


  在网络上随意搜索,得到的创作背景都是说此诗有两种“背景”,一是说李易安得知赵明诚要归来时所作。二是崇宁二年李清照得到回到东京时所做。

  大体位置应当在长安东北,汉文帝曾经在这里搭建了五帝坛用以祭天。此资料见于《史记·八书·封禅书》“文帝出长门,若见五人於道北,遂因其直北立五帝坛,祠以五牢具。”此事同样记载于《资治通鉴·汉纪》之中。

  原来叫做长门园,是馆陶公主面首董偃的花园,因为想溜须汉武帝便将长门园献给了汉武帝,汉武帝改名为长门宫。由于司马相如的《长门赋》,让长门宫成了“冷宫”的代词。

  长门,如果是指长安东北,那么借指都城,京都。比如庾信《夜听捣衣歌》“秋夜捣衣声。飞度长门城。”比如窦叔向《秋砧送邑大夫》“断续长门下,清泠逆旅秋”,比如辛弃疾《贺新郎》“马上琵琶关塞黑,更长门、翠辇辞金阙。”

  长门,如果是指长门赋,那么借指冷宫,长门宫,同时寓意幽怨,哀怨,甚至是失宠之地,也可以借指所居之处偏于冷清孤寂。这类的诗词比比皆是,比如李白《长门怨》“月光欲到长门殿,别作深宫一段愁”,比如杜牧《月》“唯应独伴陈皇后,照见长门望幸心。”比如东坡《次韵刘景文》“五字古原春草,千金汉殿长门。”稼轩《摸鱼儿》“长门事,准拟佳期又误。蛾眉曾有人妒。”都是借用陈阿娇幽居长门宫一事来表达不平之意。

  由此可见,如果长门是写实,那么不论哪一个“长门”都是指京都。如果是虚写,那么长门就是李易安清冷孤寂的居所。

  则完全可以对应第二种“背景”,1102年李易安之父李格非卷入政治斗争,在当年的秋天,被迫回到济南。1104年春夏之际,由于受到父亲牵连,李易安也被迫夫妻分居,回到了济南。1106年,朝廷大赦,解除之前对“元祐党人”的措施,李清照得以回到汴京和赵明城团聚。当时是二月份,正值春天。所以完全照应“春到长门春草青”中的“春”,同时也照应了最后一句“二年三度负东君,归来也,著意过今春。”

  字面的意思与网络上的解释相同,两年里错过了三次春天。但实际上应当有所暗指。所谓二年,即1104年春天到1106年春天,正好两年,三度指这两年里的三次变化,一是离开汴京,二是其公公赵挺之官场失意,其三是赵挺之又恢复原职,自己得以夫妻团聚。

  而且,还有一个关键词“归来也”,如果是归去,那么就是离开汴京,所以,这个归来,就是“回到”之意,或者回到汴京,或者回到家里。巧的是,李易安和赵明诚的家就在汴京,甚少隐居之前是。

  最后五个字“著意过今春”,潜台词应是这个春天还在,没有过完。在此处已是春天,回到汴京还可以接着渡过春天。按之前所说,朝廷大赦是2月份,回到汴京渡过剩下的春天完全可能。

  那么对应的便是赵明城外出期间,李清照自己清冷的独居生活。倘若果真如此,那么许多人都忽略了“长门”二字的潜在属性。

  直接的“怨”就是女人因为失去男人的宠爱而心生哀怨,延伸意义的“怨”就是文人由于得不到重视而生出的幽怨和愤慨,有些类似于怀才不遇。

  比如无数以《长门怨》为标题的乐府和唐诗,诗词倘若带有“长门”二字,百分之九十都包含着“怨”这个成份。比如王安石“君不见咫尺长门闭阿娇,人生失意无南北”,比如王建《宫词》“步行送入长门里,不许来辞旧院花。”比如刘辰翁“杜鹃声里长门暮。想玉树凋土,泪盘如露。”随便挑出一句都“怨气冲天”。

  李清照的婚姻,一直堪称美满无双。且不说《金石录》中的大撒狗粮,单单那些诗词中,有“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相思,有“卷帘西风,人比黄花瘦”想念,有“夜阑犹剪灯花弄”的牵挂,有“眼波才动被人猜”的俏皮,有“徒要教郎比并看”的甜蜜,有“今夜纱厨枕簟凉”的旖旎。从未曾有过小女人似的幽怨和哀伤。赵明诚每次外出或轻游,李易安在家里读书,喝茶,写险韵诗,游湖,如此自强自尊自爱的女人哪里会幽怨。

  而且赵明诚的外出时间并不长,一是刚结婚不久,曾小游一次。二是1121年知莱州,李清照后来也跟了过去,那也不叫“归来也”,应当是“同行也!”

  《金石录后序》中有“绝笔而终,殊无分香卖履之意”一句,应当可以做为赵明诚有小妾的证据。然而在宋朝,小妾算不得人,是可以做为物品自由赠与他人的,比如东坡。而且据载这个妾室还是在外地,一直未曾居住在一处。

  我们再看全词,有碧云茶,有疏帘淡月,还有一个“好黄昏”,这哪里是怨?明明是一如既往的情致生活。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liqingzhaoshicichuangzuobeijing/1244.html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