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注释、译文

诗词、注释、译文_唐诗宋词_幼儿教育_教育专区。李清照(1084 年 3 月 13 日约 1155 年),号易安居士,汉族,齐州济南(今山东省 济南市章丘区)人。宋代女词人,婉约词派代表,有千...


  诗词、注释、译文_唐诗宋词_幼儿教育_教育专区。李清照(1084 年 3 月 13 日—约 1155 年),号易安居士,汉族,齐州济南(今山东省 济南市章丘区)人。宋代女词人,婉约词派代表,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称。 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 南宋:李清

  李清照(1084 年 3 月 13 日—约 1155 年),号易安居士,汉族,齐州济南(今山东省 济南市章丘区)人。宋代女词人,婉约词派代表,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称。 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 南宋:李清照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 应是绿肥红瘦。 译文 昨天夜里雨点虽然稀疏,但是风却劲吹不停,我酣睡一夜,然而醒来之后依 然觉得还有一点酒意没有消尽。于是就问正在卷帘的侍女,外面的情况如何,她 只对我说:“海棠花依旧如故”。知道吗?知道吗?应是绿叶繁茂,红花凋零。 注释 疏:指稀疏。 卷帘人:有学者认为此指侍女。 绿肥红瘦:绿叶繁茂,红花凋零。 浓睡不消残酒:虽然睡了一夜,仍有余醉未消。浓睡:酣睡 残酒:尚未消散的 醉意。 雨疏风骤:雨点稀疏,晚风急猛。 赏析: 起首两句,辞面上虽然只写了昨夜饮酒过量,翌日晨起宿酲尚未尽消,但在 这个辞面的背后还潜藏着另一层意思,那就是昨夜酒醉是因为惜花。这位女词人 不忍看到明朝海棠花谢,所以昨夜在海棠花下才饮了过量的酒,直到今朝尚有余 醉。 三、四两句所写,是惜花心理的必然反映。尽管饮酒致醉一夜浓睡,但清晓 酒醒后所关心的第一件事仍是园中海棠。词人情知海棠不堪一夜骤风疏雨的揉 损,窗外定是残红狼藉,落花满眼,却又不忍亲见,于是试着向正在卷帘的侍女 问个究竟。“肥”形容雨后的叶子因水份充足而茂盛肥大,“瘦”形容雨后的花朵因 不堪雨打而凋谢稀少,是两种状态的对比。本来平平常常的四个字,经词人的搭 配组合,竟显得如此色彩鲜明、形象生动,这实在是语言运用上的一个创造。由 这四个字生发联想,那“红瘦”正是表明春天的渐渐消逝,而“绿肥”正是象征着绿 叶成荫的盛夏的即将来临。这种极富概括性的语言,又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这首小词,只有短短六句三十三言,却写得曲折委婉,极有层次。词人因惜 花而痛饮,因情知花谢却又抱一丝侥幸心理而“试问”,因不相信“卷帘人”的回答 而再次反问,如此层层转折,步步深入,将惜花之情表达得摇曳多姿。 一剪梅 南宋:李清照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 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 心头。 译文 折叠注释 ⑴一剪梅,双调小令,六十字,有前后阕句句用叶韵者,而李清照此词上下片各 三平韵,应为其变体。每句并用平收,声情低抑。此调因李清照这首词而又名“玉 簟秋”。 ⑵玉簟(diàn)秋:意谓时至深秋,精美的竹席已嫌清冷。 ⑶兰舟:《述异记》卷下谓:木质坚硬而有香味的木兰树是制作舟船的好材料, 诗家遂以木兰舟或兰舟为舟之美称。一说“兰舟”特指睡眠的床榻。 ⑷锦书:对书信的一种美称。《晋书·窦滔妻苏氏传》云:苏蕙织锦为回文旋图诗, 以赠其被徙流沙的丈夫窦滔。这种用锦织成的字称锦字,又称锦书。 ⑸雁字:雁群飞时,列“一”字或“人”字形,故云。 译文: 荷已残,香已消,冷滑如玉的竹席,透出深深的凉秋,轻轻脱换下薄纱罗裙, 独自泛一叶兰舟。仰头凝望远天,那白云舒卷处,谁会将锦书寄来?正是雁群排 成“人”字,一行行南归时候,月光皎洁浸人,洒满这西边独倚的亭楼。 花,自在地飘零,水,自在地漂流,一种离别的相思,你与我,牵动起两处 的闲愁。啊,无法排除的是——这相思,这离愁,刚从微蹙的眉间消失,又隐隐 缠绕上了心头。 创作背景: 此词是李清照前期的作品,当时于婚后不久赵明诚出门游学之时,与丈夫赵 明诚离别之后,寄寓着作者不忍离别的一腔深情,反映出初婚少妇沉溺于情海之 中的纯洁心灵。全词格调清新,以女性特有的沉挚情感,丝毫“不落俗套”的表现 方式,给人以美的享受,是一首工致精巧的别情词作。 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 南宋:李清照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橱 通:厨)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人 比 一作:人似;销 一作:消) 注释 云:《古今词统》等作“雰”,《全芳备祖》作:“阴”。永昼:漫长的白天。 瑞脑:一种薰香名。又称龙脑,即冰片。消:一本作“销”,《花草粹编》等作“喷”。 金兽:兽形的铜香炉。 重阳:农历九月九日为重阳节。《周易》以“九”为阳数,日月皆值阳数,并且相 重,故名。这是个古老的节日。南梁庾肩吾《九日侍宴乐游苑应令诗》:“朔气绕 相风,献寿重阳节。” 纱厨:即防蚊蝇的纱帐。宋周邦彦《浣溪沙》:“薄薄纱橱望似空,簟纹如水浸芙 蓉。”橱,《彤管遗篇》等作“窗”。 凉:《全芳备祖》等作“秋”。 东篱:泛指采菊之地。陶渊明《饮酒诗》:“采菊东篱下,悠悠见南山。”为古今 艳称之名句,故“东篱”亦成为诗人惯用之咏菊典故。唐无可《菊》:“东篱摇落后, 密艳被寒吹。夹雨惊新拆,经霜忽尽开。” 暗香:这里指菊花的幽香。《古诗十九首·庭中有奇树》:“攀条折其荣,将以遗所 思。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这里用其意。 消魂:形容极度忧愁、悲伤。 消:一作“销”。 西风:秋风。 比:《花草粹编》等作“似”。黄花:指菊花。《礼记·月令》:“鞠有黄华”。鞠,本 用菊。唐王绩《九月九日》:“忽见黄花吐,方知素节回。” 译文 薄雾弥漫,云层浓密,日子过得愁烦,龙脑香在金兽香炉中缭袅。又到了重 阳佳节,卧在玉枕纱帐中,半夜的凉气刚将全身浸透。 在东篱边饮酒直到黄昏以后,淡淡的黄菊清香溢满双袖。莫要说清秋不让人 伤神,西风卷起珠帘,帘内的人儿比那黄花更加消瘦。 赏析: 这首词是作者婚后所作,抒发的是重阳佳节思念丈夫的心情。传说李清照将 此词寄给赵明诚后,惹得明诚比试之心大起,遂三夜未眼,作词数阕,然终未胜 过清照的这首《醉花阴》。 武陵春 南宋: 李清照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1 尘香:落花触地,尘土也沾染上落花的香气。花已尽:《词谱》、清万树《词律》 作“春已尽”。 2 日晚:《花草粹编》作“日落”,《词谱》、《词汇》、清万树《词律》作“日晓”。 3 物是人非:事物依旧在,人不似往昔了。三国曹丕《与朝歌令吴质书》:“节同 时异,物是人非,我劳如何?”宋贺铸《雨中花》:“人非物是,半晌鸾肠易断, 宝勒空回。” 4 泪先:《彤管遗编》、《彤管摘奇》作“泪珠”,沈际飞《本草堂诗余》注:“一作 珠,误”。《崇祯历城县志》作“欲泪先流”,误删“语”字。 5 闻说:清叶申芗辑《天籁轩词选》作“闻道”。双溪:水名,在浙江金华,是唐 宋时有名的风光佳丽的游览胜地。有东港、南港两水汇于金华城南,故曰“双溪”。 《浙江通志》卷十七《山川九》引《名胜志》:“双溪,在(金华)城南,一曰东 港,一曰南港。东港源出东阳县大盆山,经义乌西行入县境,又汇慈溪、白溪、 玉泉溪、坦溪、赤松溪,经石碕岩下,与南港会。南港源出缙云黄碧山,经永康、 义乌入县境,又合松溪、梅溪水,绕屏山西北行,与东港会与城下,故名。”春 尚好:明程明善辑《啸余谱》作“春向好”。 6 拟:准备、打算。也拟:也想、也打算。宋姜夔《点绛唇》:“第四桥边,拟共 天随住。”辛弃疾《摸鱼儿》:“长门事,准拟佳期又误。”“轻舟”,《汇选历代名 贤词府》、清陆昶《历朝名媛诗词》作“扁舟”。 7 舴艋(zéměng):小舟也。” 8 载:清万树《词律》:“《词统》、《词汇》俱注‘载’字是衬,误也。 白话译文 恼人的风雨停歇了,枝头的花朵落尽了,只有沾花的尘土犹自散发出微微的 香气。抬头看看,日已高,却仍无心梳洗打扮。春去夏来,花开花谢,亘古如斯, 唯有伤心的人、痛心的事,令我愁肠百结,一想到这些,还没有开口我就泪如雨 下。 听人说双溪的春色还不错,那我就去那里划划船,姑且散散心吧。唉,我真 担心啊,双溪那叶单薄的小船,怕是载不动我内心沉重的忧愁啊! 创作背景: 此词上片极言眼前暮春景物的不堪入目和心情的凄苦之极;下片则进一步表现其悲愁之 深重,并以舴艋舟载不动愁的新颖艺术手法来表达悲愁之多。全词充满了“物是人非事事休” 的痛苦和对故国故人的忧思,写得新颖奇巧,深沉哀婉,自然贴切,丝毫无矫揉造作之嫌, 饶有特色。此词借暮春之景,写出了词人内心深处的苦闷和忧愁,塑造了一个孤苦凄凉环中 流荡无一的才女形象。 满江红·怒发冲冠 南宋:岳飞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 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 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注释 怒发冲冠:形容愤怒至极,头发竖了起来。 潇潇:形容雨势急骤。 长啸:感情激动时撮口发出清而长的声音,为古人的一种抒情举动。 三十功名尘与土:年已三十,建立了一些功名,不过很微不足道。 八千里路云和月:形容南征北战、路途遥远、披星戴月 等闲:轻易,随便。 靖康耻:宋钦宗靖康二年(1127 年),金兵攻陷汴京,虏走徽、钦二帝。 贺兰山:贺兰山脉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与内蒙古自治区交界处。 朝天阙:朝见皇帝。天阙:本指宫殿前的楼观,此指皇帝生活的地方。 译文 我愤怒得头发竖了起来,独自登高凭栏远眺,骤急的风雨刚刚停歇。抬头远 望天空,禁不住仰天长啸,一片报国之心充满心怀。三十多年来虽已建立一些功 名,但如同尘土微不足道,南北转战八千里,经过多少风云人生。好男儿,要抓 紧时间为国建功立业,不要空空将青春消磨,等年老时徒自悲切。靖康之变的耻 辱,至今仍然没有被雪洗。作为国家臣子的愤恨,何时才能泯灭!我要驾着战车 向贺兰山进攻,连贺兰山也要踏为平地。我满怀壮志,打仗饿了就吃敌人的肉, 谈笑渴了就喝敌人的鲜血。待我重新收复旧日山河,再带着捷报向国家报告胜利 的消息! 赏析 岳飞此词,激励着中华民族的爱国心。抗战期间这首词曲以其低沉但却雄壮 的歌音,感染了中华儿女。 岳飞简介: 岳飞(1103—1142),字鹏举,宋相州汤阴县(今河南安阳汤阴县)人,南 宋抗金名将,中国历史上著名军事家、战略家,民族英雄,位列南宋中兴四将之 一。 他于北宋末年投军,从 1128 年遇宗泽起到 1141 年为止的十余年间,率领岳 家军 同金军进行了大小数百次战斗,所向披靡,“位至将相”。1140 年,完颜兀 术毁盟攻宋,岳飞挥师北伐,先后收复郑州、洛阳等地,又于郾城、颍昌大败金 军,进军朱仙镇。宋高宗、秦桧却一意求和,以十二道“金字牌”下令退兵,岳飞 在孤立无援之下被迫班师。在宋金议和过程中,岳飞遭受秦桧、张俊等人的诬陷, 被捕入狱。1142 年 1 月,岳飞以“莫须有”的“谋反”罪名,与长子岳云和部将张宪 同被杀害。宋孝宗时岳飞冤狱被平反,改葬于西湖畔栖霞岭。追谥武穆,后又追 谥忠武,封鄂王。 卜算子·咏梅 南宋:陆游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 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注释: ⑴卜算子:词牌名,又名《百尺楼》《眉卜算子·咏梅峰碧》《楚天遥》,双调四十 四字,上下片各两仄韵。 ⑵驿(yì)外:指荒僻、冷清之地。驿,驿站,供驿马或官吏中途休息的专用建 筑。断桥:残破的桥。一说“断”通“簖”,簖桥乃是古时在为拦河捕鱼蟹而设簖之 处所建之桥。 ⑶无主:自生自灭,无人照管和玩赏。 ⑷更:又,再。著(zhuó):同“着”,遭受,承受。 ⑸苦:尽力,竭力。争春:与百花争奇斗艳。 ⑹一任:全任,完全听凭。群芳:群花,这里借指苟且偷安的主和派。 ⑺碾(niǎn):轧烂,压碎。作尘:化作灰土。 ⑻香如故:香气依旧存在。故:指花开时。 译文: 寂寞无主的幽梅,在驿馆外断桥边开放。已是日落黄昏,她正独自忧愁感伤, 一阵阵凄风苦雨,又不停地敲打在她身上。 她完全不想占领春芳,听任百花群艳心怀妒忌将她中伤。纵然她片片凋落在 地,粉身碎骨碾作尘泥,清芬却永留世上。 赏析: 这是一首咏梅词,上片集中写了梅花的困难处境,下片写梅花的灵魂及生死 观。词人以物喻人,托物言志,以清新的情调写出了傲然不屈的梅花,暗喻了自 己虽终生坎坷却坚贞不屈,达到了物我融一的境界,笔致细腻,意味深隽,是咏 梅词中的绝唱。 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 南宋: 陆游 僵卧孤村不自哀, 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 铁马冰河入梦来。 注释 (1)僵卧:躺卧不起。这里形容自己穷居孤村,无所作为。僵,僵硬。 (2)孤村:孤寂荒凉的村庄。 (3)不自哀:不为自己哀伤。 (4)思:想着,想到。 (5)戍(shù)轮台:在新疆一带防守,这里指戍守边疆。戍,守卫。轮台:在今新疆境内, 是古代边防重地。此代指边关。 (6)夜阑(lán):夜深。 (7)风吹雨:风雨交加,和题目中“风雨大作”相呼应;当时南宋王朝处于风雨飘摇之中,“风 吹雨”也是时局写照,故诗人直到深夜尚难成眠。 (8)铁马:披着铁甲的战马。 (9)冰河:冰封的河流,指北方地区的河流。 译文 我直挺挺躺在孤寂荒凉的乡村里,没有为自己的处境而感到悲哀,心中还想 着替国家防卫边疆。 夜将尽了,我躺在床上听到那风雨的声音,迷迷糊糊地梦 见,自己骑着披着铁甲的战马跨过冰封的河流。 示儿 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注释 示儿:写给儿子们看。 元知:原本知道。元,通“原”。本来。在苏教版等大部分教材中本诗第一句为“死去元知万 事空”,但在老的人教版等教材中为“死去原知万事空”,因为是通假字,所以并不影响本诗 的意境,尚有争议。人教版等教材多为“元”,不常用通假字。万事空:什么也没有了。 但:只是。悲:悲伤九州:这里代指宋代的中国。古代中国分为九州,所以常用九州指代中 国。同:统一。 王师:指南宋朝廷的军队。北定:将北方平定。中原:指淮河以北被金人侵占的地区。 家祭:祭祀家中先人。无忘:不要忘记。乃翁:你的父亲,指陆游自己。 译文: 我本来知道,当我死后,人间的一切就都和我无关了;唯一使我痛心的,就 是我没能亲眼看到祖国的统一。因此,当朝廷军队收复中原失地的那一天到来之 时,你们举行家祭,千万别忘把这好消息告诉你们的父亲! 创作背景 《示儿》诗为陆游的绝笔,作于宋宁宗嘉定二年十二月(公元 1210 年元月)。此时陆游八十五岁,一 病不起,在临终前,给儿子们写下了这首诗。这既是诗人的遗嘱,也是诗人发出的最后的抗战号召。此诗 是陆游爱国诗中的又一首名篇。陆游一生致力于抗金斗争,一直希望能收复中原。虽然频遇挫折,却仍然 未改变初衷。从诗中可以领会到诗人的爱国激情是何等的执着、深沉、热烈、真挚。也凝聚着诗人毕生的 心事,诗人始终如一地抱着当时汉民族必然要光复旧物的信念,对抗战事业具有必胜的信心。题目是《示 儿》,相当于遗嘱。在短短的篇幅中,诗人披肝沥胆地嘱咐着儿子,无比光明磊落,激动人心。浓浓的爱国 之情跃然纸上。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liqingzhaoshicifanyi/1456.html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