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形象分析:论李清照词里的抒情主人公形象

摘要:活跃的生活,正是作家进行创作的源泉。在宋代词坛,有许多作者是无病呻吟,但李清照却难能可贵地抵挡住那般呻吟之风,大胆而真实地表现生活。她的词有其独特之处,最突...


  摘要:活跃的生活,正是作家进行创作的源泉。在宋代词坛,有许多作者是无病呻吟,但李清照却难能可贵地抵挡住那般呻吟之风,大胆而真实地表现生活。她的词有其独特之处,最突出一点是她能够直抒胸臆,写真情实感,而在写真情实感的时候,又掌握了高度的语言技巧,写得淋漓尽致,却又不是一泻无余。她的作品字里行间包含着生动的形象,这种艺术力量,不是靠夸张,也不是靠铺陈,而是靠边白描的笔法,达到了一种自然的境界。

  在词人济济的宋代,李清照之词总是被世人取与苏轼及辛弃疾相提并论。有人称她为宋词婉约之宗,更有人说李清照是北宋第一大词人,尽管其名气言过其实,但在中国文学史上,李清照已经与伟大的骚人屈原,诗人陶潜,杜甫并论不朽了。她不仅在女性里面是第一大作家,她的文品与作品,已经与世界永存了。她的创作集《漱玉词》,不过二十余首,但首首都是精金粹玉之作。

  李清照一生坎坷不平,飘泊无定。她曾经沉浮尘世之情海,得失尽是泪,又历经国家政权更迭。所以她的作品与其人生经历无不休息相关,在表现尘世之悲欢离合所突显的人的感情也有轻重。她出生于贵族家庭,其父母能文善词。她十八岁便脱离了她的处女时代,和赵明诚结为连理,这算是她一生生活中最美满的时代,由她的词“绛绡薄,水肌莹,雪腻酥香,笑语檀郎,今夜纱帱枕簟凉”(《采桑子》)

  绣幕芙蓉一笑间,斜偎宝鸭依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綄溪纱》)等等,这样的描写,总算能够深深地烘托出少女的情致和心绪,这样的生活,总算是人生最美满的了。

  但是青春的年华,是这般容易消逝的,甜蜜的生涯,已成为过往的回忆了。当李清照四十六岁时,明诚为其母奔丧到金陵,独剩她一个渡过孤寂的生活。后来金人又陷青州,明诚病死他乡,家仇国恨染其一身。从此李清照便变成了以悲痛聊渡余生的老妇人了。其后期之词“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这般深沉地为她自己喝一首悲伤的晚歌。

  纵观作为一代词宗李清照的一生,她前半生为喜,后半后为悲,像一条分水岭被划得清晰如水。她的词也应以她南渡人生的这条轨迹为界,分为前后二期,这样我们就更能清晰地看到李清照的抒情词里表现的各种抒情主人公形象。她前期人生得意,其词里的人物多有浪漫之情,且乐观向上,热烈。多是写在少女少妇的闰阁及爱情生活。后半期失意,其词里人物也多半是带着沉重的乡愁与破败之感。多抒写对国陷家亡的伤感之情及个人与社会的水火不容。把作者及词里人物和当时动荡的社会相联系,我们在分析李词里的抒情主人公形象也便具有了社会价值及审美意义了。

  其抒情词表现了少女真实和热烈的情感和那种热爱生活及大自然,大胆追求爱情的抒情主人公形象。

  活跃的生活,正是作家进行创作的源泉。在宋代词坛,有许多作者是无病呻吟,但李清照却难能可贵地抵挡这般呻吟之风,大胆而真实地表现生活。她的词有其独特之处,最突出一点是她能够直抒胸臆,写真情实感,而在写真情实感的时候,又掌握了高度的语言技巧,写得淋漓尽致,却又不是一泻无余。她的作品字里行间包含着生动的形象,这种艺术力量,不是靠夸张,也不是靠铺陈,而是靠边白描的笔法,达到了一种自然的境界。她虽出“名门闰女”但终有属于她的少女生活和情怀,所以在她的词里年少时代,她词里总活跃着少女活跃的激情,青春的欢娱,生活的高潮这几类形象。有如以下一词:

  李清照的这首《如梦令》写女主人早上起身后的一个生活片断,起二句是对昨夜情事的追忆。虽然这一夜,词人倾听不断放耳的风声,雨声,感受着大自然的变化,睡得并不安稳。何况,她还未“消残酒”呢。所谓“浓睡”不过是为了烘托经过一夜后的鲜明对比,以点出变化的突然。实际上欣欣然生气勃勃,以及受惜芳华的多情性格。

  这首词前四句化用孟浩然“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春晓)诗意,更通过女主人公与卷帘侍女的一问一答,暗示出这个抒情形象惜春而又不伤春的内心感受。在这一个层次上,作者曲折委婉地表现了主人公这一丰富细腻的内心变化。首先词人整夜都在为这场风雨所引起的节物变化而担忧,所以,她一早起来,不顾残酒未消,便迫不及待地向侍女发问。这里,词里的内容纯用虚笔,仅从侍女的回答才能得知,这种写法,与其说是为了句调安排的需要,不如说是为了反映主人公特定的心情。因为,在一夜的辗转中,她有着太多的梦想,如果直说不仅词中包容不下,而且也会冲淡心灵活动的浓度。因此,作者虽未写出问的内容,实际上却似虚而实,更加逼真地反映出她的迫切的焦虑。然而,对于女主人的这种心情,侍女的反应却是很平淡的。她认为“海堂棠仍旧”而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这一对比,表现了两个人物对外界事物的不同感受和感情倾向。

  前人曾指出这首词短而曲折的艺术特征。《廖园诗评》云:一问极有情,答以“仍旧”答得极淡。跌出“知否”二句来,而“绿肥红瘦”无限凄婉,却妙在含蓄。短幅中含有无数曲折,自是圣于词者。历来批评家评李清照此词,也多指出“绿肥红瘦”一句,加以赞扬。胡仔说“此语甚新。”可见,李清照是通过细致的观察来传达词中主人公丰富而敏感驿动的心理世界的!从而能使一个充满着灵气的抒情形象顿时跃于纸上!

  出色的艺术家,最善于捕捉一瞬间的生活情景,并使之具有永恒的艺术生命。我们这样说,人们一定立即想到优秀的摄影师,因为摄影师的创作往往是刹那间完成的。这当然不错,然而,词人更胜于画家和摄影师,因为词中表现的“一瞬间”不是平面,而是立体的。不是由“姿势”引起动感。而是活生生地表现出生活。在词坛上,一般却认为唐之李后主,宋之李清照,最为善长。李清照对于词的修养,是多方面的,而在摄取“瞬间”的表现“永恒”这方面也较为突出,她笔下的抒情主人公也由此而长存千古。比如在表现主人公热爱大自然及大胆追求爱情等等形象上,李清照也是通过瞬间来表现永恒的。如她的下面几首词:

  莲子已成荷叶老。表露洗,萍花汀草。眠沙鸥鹭不回顾,似也恨,人归早。(《怨王孙》)

  这首秋日湖上之作,写得笔致清妍,含情吐媚。它既没有无计可排遣的相思愁绪,也没有悲世伤时好辛苦的印记,通篇都洋溢着欢快的青春旋律。从风格学上考察,它应是一个不识愁滋味的少女献给大自然的一曲赞美之歌。

  在这里,我们仿佛看到了一幅《湖上秋色图》但它却不仅仅是一幅风景画。诗与画都是艺术,既然有其艺术上的共性,然而就有分野。这首词中所蕴含的诗情,是任何画家都无法完全描绘出来的。这里充分显示抒情作品在传达感情上的长处。在作者眼中,水光山色都有生命的感情,与人亲近。眠沙的鸥鹭不愿与人离开,不归处时,它也不忍回头望一望。在这里,作者凭着移情作用,把人物形像虚化了,主人公热爱大自然及生活的抒情形象由感情移入外物得到表现。可见,借外物表现出,其艺术效果自然是明白直说所无法相比的。

  李清照于年少时曾有过美满的爱情及婚姻。她的许多词也有许多描写爱情,其中有描摹少女初恋和少妇生活的,也有撰写自己与丈夫离别的相思。如《綄溪沙》:

  诱幕芙蓉一笑开,斜偎宝鸭衬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一回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怀,月移花影约重来。

  眼波才动被人猜”将少女眉目传情,又恐被人识破的矜持心理表现得维纱维肖。“月移花影约重来”则表现少女敢于冲破封建礼教的束缚。大胆地与情人约会。全词心理描写得十分细致生动,感情开展富有波澜,可谓姿态百出,曲尽人意,淋漓尽致地表现出青春少女这种大胆阜追求幸福爱情的光辉形象。

  李清词是宋代词坛上留下大量佳句的不多作家之一。她的佳句能抵他人数篇文章,更能够传神地传达人物的感情及形象。如这句“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生动地描写了一位情窦初开的少女,见到生人,感到害羞。那“倚门”及“却青梅嗅”等一系列的动作,使一个天真娇憨,活泼妩媚,好奇而又含情脉脉的少女形象活现在读者眼前。达到了出神入化,真实细腻的境地。

  又如此句“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此句之所以超绝,是作者寓情于景,情景交融。其中“瘦”字是“词眼”为全篇画龙点睛之笔。作者先以“帘卷西风”一句作动态描写,借助西风把帘儿卷起,让帘外的黄花与帘内以花喩比的人相互辉映,达到了花与人浑成一体,花瘦便人比花更瘦,形象地表达了闰中人爱情之深,相思之苦,写情至此,堪称极至。又如《一剪梅》中词句“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就是说这种相思之情是无法“消除”的。邹着的眉头才舒展,而万端的思绪又涌上心头。在这里,作者把无形的“愁”化作有形的具体形象。“才下”“却上”两词连用,极其生动逼真地表现出主人公的感情在短暂是起伏变化的波澜。

  从以上所举的例子来看,李清照前期之词,通过闰中生活的写照,揭示了自己内心世界。即词里表现出的抒情主人公几乎等于她自己,表现出她对幸福爱情的向往和追求和对大自然和生活的热爱。她利用词的形式为抒情工具,冲破封建思想禁区,勇敢而热烈地为自己追求幸福美满的爱情谱写心曲。在这些爱情词中,女主人公形象的人性美恰恰又是通过李词的语言美,形式美,及音律美传达出来的。这不但在唐五代北宋的爱情词中绝无仅有,就是在整部词史上也寥寥无几。

  靖康之难”后,除了与当时许多士大夫有着同样的流亡经历处,李清照的生活还发生了一连串特殊的不幸事故。先是丈夫病逝,接着便是被人认为有通敌之嫌。受此重重磨难,她的思想和健康受到了极大的威胁与摧残。国家的沦亡,民族的屈辱,生灵的涂炭,个体的不幸,这一系列的变故使李清照的后期之词在思想与风格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以在她的后期作品普遍反映了一个知识分子的所见所闻所想:抗金愿望,乡都之念,身世之感。如以下一首词: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武陵春》)

  岁。我国的抒情词本来有各种各样的写法,但概括起来说,可大别为直抒胸臆的写法和曲折见意的写法。但李清照在宋代体现这个传统是独特的,她的抒情词所透露出来艺术力量是不可多得的。如上词的起句“风住尘香花已尽”仅仅七个字就为我们描绘出一个落红满地的凄凉环境。生活在这个环境的词人是“日晚倦梳头。”这说明,在这样一个凄凉的环境中,词人内心是充满愁苦的,而不只是空虚无聊了。再加上国破家亡,强敌当前,丈夫逝世,自己孤身飘零。“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这个有着满腹心事心酸重重的主人公其实就是作者本身。为了传达那种伤时忧世零乱漂泊无助的烦乱之情,她把抽象的愁写得具体,形象,生动。又多么具有感染力量!用语是朴素的,几乎没有任何雕痕;音节也自然,却非圆滑,不同滥调。李清照这个利用语言表现抒情人物除了李煜可以和她相比之外,唐宋词人之中,并不多见。

  但在李清照的一生中,能够传神地表达出抒情主人公形象的非她的《声声慢》(寻寻觅觅)莫属。在浩如烟海的中国古典诗词中,这是一首不可多得的词,它在描写女性内心情愫的深刻,曲折,细腻等方面无人能及。它是一首不同凡响之作,词史上的一朵奇葩。

  《声声慢》十分精美细致地表现了一个妇女在秋日从清晨到黄昏一整天孤独寂寞,凄楚悲哀的心绪。这种哀伤之情那样深沉,悲剧气氛那样浓厚。因此,可以认定是李清照晚年之作,与其前半生词中那种贵族少女天真无愁之气不同。这分明是从一颗破碎的心中迸发出的渗着血泪的深愁巨痛,曲折地然而典型地概括了作者南渡之后飘零的生活,凄凉的处境和充满着哀愁的内心世界。尽管这词没有直接反应当时的社会现实,但它决不是单纯的只是作者自我心态的描写,而是以一个黑暗时代的牺牲者的悲剧间接地体现了历史的悲剧,从而具有一定的时代色彩,所以表现的这一特定的深沉的抒情主人公形象也具有了社会典型意义和审美价值。

  这首词的上片,集中写愁苦难禁之状。作者一下笔就直抒胸臆,以抒情开篇的词并不罕见,但像这首词起笔便是“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三句连用七对叠字,实属属罕见,这十四个叠字,将一种愁苦难堪之情,自胸腑中喷薄而出,立即强烈地震撼了读者的心弦。“寻寻觅觅”四字即包含了作者流亡以来不幸之遇,又极准确。传神地表现出她在极度孤独中那种若失若有,茫无所措,要抓住一点什么的精神状态。后十个叠字既写环境又写情,将难以名状的复杂感情发展过程,由表及里,由浅入深地一层层写来,多么细腻曲折,十四个字一气而下,笼罩全篇,定下了感情基调,使以后逐次出现的景物,都染上浓重的感情色彩。

  接着,作者集中写孤独难耐之情。“这次第,怎一个愁了得。”作者在最后收束以上几层可伤之事,与开篇十四字下下呼应,终于点出一个“愁”字,感情的分量非常沉重,更妙的是:全篇写愁,未了都说,这情景,用一个愁字怎么能说得尽呢

  这样,在结尾一句又把诗意推进一层,犹如异峰突起,遥指天处,使通篇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在这首词里,作者对国破家亡的痛苦生活有深切的体验感受。心中有无限凄楚要倾吐出来,她创造了一个有利于抒情的典型环境,融情入景,从而具有鲜明个性特征的抒情主人公形象。在这里,李清照采用了丰富多变的抒情手法,有螺旋式的表情法,例如以上词里有几层可伤之事,像螺旋一样越旋越紧,一层深一层。而开篇的七对叠字,把极度的忧愁和哀痛之情照直地迸裂到字面上,同时又层层深入。可以说是兼用了奔迸式和螺旋式的表情法。还有引曼式的表情法。像“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两句,就是声调深浅,长言咏叹,但词中更多地运用了含蓄蕴和的表情法,用环境,景物来烘托,作者通过铺叙,把多种表情方法结合起来运用,表现出多侧面,多层次,深刻细腻的感情。

  作为一个有着良知的知识分子的李清照,身处乱世,她一生却找不出几首表达爱国主人公的抒情形象,但这并不是说李清照不爱国。只是李清照在表现这类人物时没有采用直接的方法,却是那般委婉和含蓄。她没有描写乱世如何如何的触目惊心,而是深入自己的内心深处,揭示自己如何如何的思念故都和丈夫。对美好的过去缅怀其实就是否定现世的动乱不安,如她的《永遇乐》里面所表现的爱国主义者形象是李词里人物抒情形象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总之,李清照是一个杰出的女作家,不仅她的作品具有经久不衰的艺术魅力,她的某些思想品格至今仍有光彩。她不但热爱大自然和生活,又敢于藐视传统的封建观念,更有着知识分子所特有的伤世忧时之社会责任感。正因为如此,李清照抒情词里所表现的人物形象才多种多样,丰富多彩。她也凭着这种高超的艺术才能在中国词史上留下了一笔不可多得的人文风景!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出版经营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liqingzhaoshicirenwupian/1297.html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