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李清照的足迹(上):被“富养”的女孩

塑像立于路边小游园内,看上去李清照20余岁,衣衫洁白,亭亭玉立,手执书卷,眉目锁着轻愁。正合常人对她的想象,清丽、端庄,略带感伤。 她的外曾祖父王拱辰,开封通许人,...


  塑像立于路边小游园内,看上去李清照20余岁,衣衫洁白,亭亭玉立,手执书卷,眉目锁着轻愁。正合常人对她的想象,清丽、端庄,略带感伤。

  她的外曾祖父王拱辰,开封通许人,19岁成了宋代最年轻的状元。母亲王氏,有很好的文学修养。父亲李格非,山东人,是著名学者、散文家,官至礼部员外郎,是“苏门后四学士”之一。

  正统文化环境中,这样的家庭背景,女性表现才华反而更难,但李格非欣赏女儿才华,让女儿受到最好的教育。

  李清照琴棋书画无一不精,还深通博弈之事,大小通杀,只赢不输,她懂21种游戏,最喜“打马”,甚至“通宵打马”。

  她对酒的喜爱,持续了一生。《漱玉词》中,粗略统计,“醉”出现11次,“酒”出现19次,“煮酒笺花”“非干病酒”“酒意诗情谁与共”“酒阑更喜团茶苦”“东篱把酒黄昏后”等等,比比皆是。

  李格非常将爱女作品拿给朋友看,她成为京城“高知圈”宠儿。和她同时代的学者王灼曾评价:“易安居士……自少年便有诗名,才力华赡,逼近前辈。士大夫中已不多得。若本朝妇人,当推文采第一。”

  李格非调入开封后,在太学做太学录和太学教授,最初住太学教职工宿舍。家人来后,在外租房。之后才在太学附近、宫城以南,现在开封宋都御街以西某条胡同里,买下一所小房子,李格非在门前栽了片竹子,家就取名“有竹堂”。

  李格非为礼部员外郎,赵明诚之父赵挺之是吏部侍郎,都是“高干”,还是山东老乡。赵明诚是青年学者,李清照是知名才女,佳偶天成。

  新婚时,赵明诚还是太学生,常“住校”。李清照的《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就是写离别的。

  北宋时的大相国寺,是京师最大寺院,占地500余亩。大殿后资圣门前,是专门出售书籍之地,可买到各种新旧版本文集、诗卷、画册、碑帖及史稿、抄本。

  每逢初一、十五,资圣门前,便会出现赵李的身影。有时手头缺钱,赵明诚就把衣服当了,买碑帖旧书。

  两人买书、抄书、藏书,收集碑帖、器物,不仅为收藏鉴赏,还为学习研究。历时几十年,两人合著《金石录》,此书“在中国金石研究史上有开创性意义”,李赵两人被称为中国古代文化学术史上的“双星”。《金石录》封面上,李清照是当之无愧的“第二作者”。

  1108年,赵明诚被罢官,他带李清照回到山东青州故里。从此再没来过开封。

  赵明诚要为朝廷效力,不能和她同行,交待李清照万不得已时“弃辎重,次衣被,次书册卷轴,次古器,独所谓宗器者,可自负抱,与身俱存亡,勿忘之”,将保全金石收藏的重任,交给了妻子,并且强调“宗器”要随身携带,同生共死。

  这话讲得有点儿物重于人,对妻子很漠视。李清照因此说“余意甚恶”,也有点生气。

  但细考量一下,赵明诚是不折不扣的学者型人物,把金石收藏视为生命。李清照生命中的最爱,应该还是诗词,金石收藏,“求适意”而已。老赵这样交待是合理的,“女神”有点生气是合情的。

  1129年八月,赵明诚不幸亡故。李清照为文祭之,文曰:“白日正中,叹庞翁之机捷;坚城自堕,怜杞妇之悲深。”

  1131年三月,李清照赴绍兴,书画被盗。她悲痛不已,至此,图书文物几乎全部散失。

  李清照是否改嫁,历来说法不一,坚持“改嫁说”和坚持“未嫁说”者,互扔砖头。

  胡适等学者,考证来考证去,得出结论是李清照未改嫁。胡适还强调了一点,李清照真改嫁了也没啥不对,她对中国文化贡献在于她的词和才华,而非她嫁了几次。

  “男性文化里面,其实非常不喜欢李清照,所以硬给她造出个改嫁故事来。”台湾美学家蒋勋分析。

  1156年或以后,李清照怀着对丈夫的思念,对故土难归的失望,在极度孤苦、凄凉中辞世。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liqingzhaoshicirenwupian/1309.html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