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批评苏轼的作词技巧那么苏、李二人谁的

苏轼与李清照,是整个宋朝词坛上极具代表性的两位人物,他们的作品,丰富了中国的文化和艺术宝库。 二人在作词方面都有极高的造诣,也都有许多名作流传于后世。苏轼的《念奴娇...


  苏轼与李清照,是整个宋朝词坛上极具代表性的两位人物,他们的作品,丰富了中国的文化和艺术宝库。

  二人在作词方面都有极高的造诣,也都有许多名作流传于后世。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江城子·密州出猎》《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等代表作,奠定了他在整个词坛不朽的地位。

  而作为中国古代女才子代表人物的李清照也不遑多让,有《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声声慢·寻寻觅觅》《武陵春·春晚》等名作传世,使得李清照一直有“中国古代第一才女”的称号。

  但是,苏、李二人在创作词的主张方面有一个根本性的分歧,为此,李清照还在《词论》中批评过苏轼:

  至晏元献、欧阳永叔、苏子瞻,学际天人,作为小歌词,直如酌蠡水于大海,然皆句读不葺之诗尔,又往往不协音律者。

  简单来说,李清照这段话就是认为苏轼等人虽然学究天人,然而所作的词只是没有经过标点符号修剪过的诗罢了,而且还不谐音律,换句话说就是“不得要领”。

  那么,苏轼在作词方面到底是什么样一种风格呢?竟然被李清照作为“把柄”直接开涮。

  苏轼,因为其本身就是杰出的诗人,更兼他的学识和气度,所以他在作词时往往融入诗的写法,“以诗为词”,突破传统的藩篱和限制。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词中的句子,宛如诗句,其实就是借用了作诗的手法,而词的这种新的形式表现出来罢了。

  最开始,被称为“苏门六君子”之一的陈师道就曾在《后山诗话》中评价:“苏子瞻词如诗,秦少游诗如词。”

  后来的南宋的陆游在《老学庵笔记》中也说苏轼的词:“豪放,不喜裁剪以就声律。”

  乃知词别是一家,知之者少。后晏叔原、贺方回、秦少游、黄鲁直出,始能知之。

  这段话的意思是:我于是知道“词”应当有别于“诗”,另为一体,可是知道这一点的人很少,直到后来的晏几道、贺铸、秦观、黄庭坚,才算是有人知道这一点。

  李清照的这段话,表现出了自己对词学的独特见解,而且,后世还有许多学者认可她的这种观点。如:

  俞平伯《唐宋词选释·前言》:李清照在《词论》里,主张协律,又历评诸家皆有所不满,而曰“乃知词别是一家,知之者少”,似乎夸大。现在我们看他的词却能够相当地实行自己的理论,并非空谈欺世。他擅长白描,善用口语,不艰深,也不庸俗,真所谓“别是一家”。

  徐北文等在《李清照全集评注》里也如是评论道:词家论词,自是行家里手。李清照此篇短论,虽长不过七百字,但却对词体的特征作了概括而又有分析的说明,明明提出了词与诗相比“别是一家”的著名论断。

  其实,从诗、词二种文体来看,“词别是一家”的说法也是成立的,就表现传统的功能来看,“诗言志”“词言情”,所以“词别是一家”才有了存在的意义。

  许多的文学爱好者尤其是古典诗歌爱好者,喜欢对古代的诗人“英雄排座次”,但是自古就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若要强分高低,讨论苏轼与李清照谁的成就最高?这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人或问余以本朝诗,谁为第一?余转问其人:《三百篇》以何首为第一?其人不能答。余晓之曰:诗如天生花卉,春兰秋菊,各有一时之秀,不容人为轩轾。

  虽然,李清照通过批评苏轼等人以达到表达“词别是一家”的词学主张,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苏轼的词学成就不高。

  有宋一代,若论诗、文、词、书、画等方面的综合成就,苏轼自然是无可争议的文坛第一人。但是,如果单独讨论词学方面的成就的话,还是有争议的。

  苏轼的成就,主要是他开创了豪放词派,使整个词坛为之一新。他“以诗为词”的词作写法,使其有别于其他所有的词人;苏轼还扩大了词的表现功能,开拓了词的意境。把传统的表现男欢女爱的词风一变为表现男性豪放的词风。

  李清照,在词学上提出了“词别是一家”的主张,从作品创作深入到理论探索,继承和发扬了婉约词派,使婉约词再度迸发出新的生命力。

  二者本难以分出高低,人为强分,则已落俗套。二者的区别,也只是风格的不同,正如“环肥燕瘦,各得所宜”。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liqingzhaoshicirenwupian/1312.html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