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李清照:前半生红尘潇洒后半生坎坷作伴|

一是张择端五米多长的《清明上河图》被选入皇宫。宋徽宗第一次见到如此高清无码大图,震惊了,盖章点赞。 二是苏轼老先生去世,宋词半壁江山倾倒。他晚年最担心后继无人,收了...


  一是张择端五米多长的《清明上河图》被选入皇宫。宋徽宗第一次见到如此高清无码大图,震惊了,盖章点赞。

  二是苏轼老先生去世,宋词半壁江山倾倒。他晚年最担心后继无人,收了四个学生,即“苏门后四学士”,其中一位叫李格非。

  三是李格非的女儿李清照,在这一年结婚。她刚过十八岁,老公是赵明诚。

  李清照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姑娘,爱喝酒,有个性,自带文艺气质,好像一出生就挂了一身词牌。

  雄性荷尔蒙旺盛的豪迈词,和缠绵悱恻的婉约词之外,应该还有另一条路,它清新质朴,像一股清流。

  一首是“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一首是“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尤其后者的点睛之笔“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使得媒体界震惊如一滩鸥鹭。

  梁思成和林徽因的故事说明,从事考古的直男,很容易爱上有才华的文艺女。赵明诚也不例外。

  李清照芳华妙龄,才情泉涌,动不动还能喝个大酒,关键还“人比黄花瘦”,这样的姑娘不追,简直不配为人!

  赵明诚马上制订了偶遇计划。在一年一度的元宵节上,他鼓足勇气,对正在看灯谜的李清照说:

  那可是宋朝,这么大胆的搭讪,要是一般女人估计要骂“臭流氓”了,但李清照没有,她回复的内容更大胆:

  早晨起床,我笑着撩开芙蓉花帘幕,抱着小鸭子香炉,托着香腮。我秋波流转,怕别人猜透心思。

  欧阳修一句“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不知打动过多少青春少年。李清照这句“月移花影约重来”,也有同等杀伤力。

  父亲很高兴:“儿啊,咱有房有车,还有首都户口,谁家姑娘?爹给你找媒人。”

  赵明诚说:“我在梦里读到一本书,上面写着‘言与司合,安上已脱,芝芙草拔’。”

  “言与司合”是“词”字,“安上已脱”是“女”,“芝芙草拔”是“之夫”,合起来就是“词女之夫”。哦,懂了,这是天意呀。

  还记得《红楼梦》里薛宝钗的“金玉良缘”吗?谁说只有我们现代人会玩套路!这一对父子,和那一对母女一样,都是套路高手。

  她将这个尴尬又幸福的时刻,写成一首《点绛唇》。这个词牌很有意思,“绛”是大红色,从字面看,就是“涂上我的口红”。

  然后笔锋一转,“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她以嗅青梅做掩护,又把来提亲的赵明诚偷看一遍。

  新婚宴尔,女才郎貌。在开封的CBD,在古玩市场,以及各大开封菜馆里,到处都是他们撒狗粮的身影。

  这部巨作有多厉害呢?之前的文坛大神欧阳修写过一本《集古录》,是当时考古学的经典。

  而赵明诚的《金石录》就是《集古录》的Plus版本,收录的金石拓本更多,考证更深。直到现在,它在考古界依然有重要价值。

  除了写写诗词、上上大宋媒体的头条,李清照的大部分精力都用于协助丈夫的文物研究工作。

  如果没有变故,他们很可能在诗酒年华中走完令人羡慕的一生,成为古代中国少有的文坛伉俪。

  婚后没几年,赵家被蔡京排挤,公公很快去世,赵明诚也被调往山东莱州,李清照作为家属,搬到青州乡下生活。这相当于现在调到农村。

  夫妻二人没被变故打倒,反而用更多的时间去完成《金石录》。十年间,赵明诚长年累月外出考察,搜集各种文物、题名、拓片,为《金石录》的写作积累材料。

  李清照则到处搜寻字画、奇书,这其中,还有唐朝手抄本的李白、杜甫、韩愈和柳宗元的文集。

  这是个特别烧钱的事,钱不够,就变卖家当。有一次,李清照看到有人卖的古代字画正是自己想找的,可身上钱不够,也没带“信用卡”,就立马去当铺当掉衣服,买买买。

  公元1127年,金兵入侵中原。赵明诚被调到南京,四十四岁的李清照跟着南渡。

  每到下雪,她就跑到郊外踏雪寻诗,赵明诚就推掉公务,苦哈哈陪着。颠沛流离,苦中作乐。人到中年的李阿姨,还有一颗文艺心。

  千万别觉得,才女都不食人间烟火。除了词写得好、酒喝得多,李清照还有一大绝技——打麻将,不仅玩,还是专家。

  在序言里,李清照说:“予性喜博,凡所谓博者皆耽之,昼夜每忘寝食。”(我天性喜好博戏,不能自拔,经常废寝忘食。)

  文中列出多种博戏玩法,并一一评价,声称自己技术精湛。以我有限的知识量来看,这可能是中国古代最全的博戏记载。

  不过,她很快就没心情玩牌了。金兵大举南下,大宋危在旦夕,很多城市一夜倾覆。这其中,就包括南京。

  得到叛军造反的消息,赵明诚万分悲痛,拿起一根绳子……别担心,他不是上吊,而是把绳子垂下城墙,带着两名副手连夜跑了。

  一个大宋知州、地区一把手,竟然关键时刻掉链子,这个污点,他永远都洗不白了。

  宋朝从立国开始就是重文轻武,在官员任命制度上非常业余。赵明诚无非是一个文物专家,不懂军事、不懂治理,偏偏让他管理南京这个南北对峙期的关键城市。

  让管理也行,朝廷总得给点兵权呀,也没有。而当时的叛军,是朝廷直接领导的中央军。赵明诚那样的行政班子,在这样的叛军面前,抵抗力几乎为零。

  但不管怎么说,临阵脱逃、贪生怕死这两口锅,赵明诚是背牢了。没过多久,他因痢疾去世,享年四十九岁。

  似乎一夜之间,那个“薄汗轻衣透”的女文青,“如今憔悴,风鬟霜鬓,怕见夜间出去”。

  北宋文坛的风花雪月,正在风流云散。李清照也文风大变,这期间,她最出名的是一首《夏日绝句》:

  有人说这是写给赵明诚的,也有人说是暗讽朝廷,不管写给谁,在李清照眼里,这些男人都不够男人。

  李赵二人没有子女,赵明诚去世后李清照失去了唯一依靠。她带着一堆文物继续南下,先去绍兴,后来流落到杭州。

  这个小人物原本不会在历史上留下痕迹,可是李清照选择了他。他的身份,也不再是杭州的一个小公务员,而是著名女词人的第二任丈夫。

  事情的经过我们已经无从得知。唯一知道的是,已经四十九岁、在流亡中寡居的李清照,正好处在空窗期,她需要一个男人一起走完后半生。

  但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李清照老了,骨子里还是那个李清照,不就是再嫁吗?谁爱说就让他说去。

  要知道,这些文物对于李清照可不是理财产品,而是她和赵明诚的事业,据说宋高宗曾经要出三百两黄金购买,她都没出手。

  她在求救信中说,张汝舟对她“决欲杀之”“遂肆侵凌,日加殴击……”——我快被他打死了。

  然而,这又面临一道世俗障碍。按照宋朝法律,女人是不能提离婚的,除非丈夫犯了重罪。

  巧了,张汝舟还真犯过事。他曾经虚报过应举次数,并因此获得官职。可能有人会说,不就是履历造假吗?这也叫事?

  李清照以考古一样的严谨精神搜集证据,一告张汝舟造假欺君,二告他家暴狠毒,诉讼离婚,成功恢复自由身。

  公元1155年,整理完成赵明诚《金石录》后的第二十年,李清照去世。那一年她七十二岁,善终。

  大宋文坛上有很多狂人,柳永、苏轼、陆游、辛弃疾,一个个比一个跩,那个叫周邦彦的,还敢跟宋徽宗争李师师小姐,要不说文人最想去的时代首选宋朝呢,那是个允许文人傲娇的时代。

  她的狂,还不是喝酒、打马、写闺房词,而是挑战大佬。在她的《词论》里,李清照对北宋大佬一个个点名批评:

  “晏殊、欧阳修、苏东坡这些大佬,都有大才,可惜他们没有音乐细胞,把诗当成了词。”

  “王安石、曾巩,写文章很厉害,但他们的词一看就让人晕倒,根本读不下去!”

  “晏幾道、贺铸、秦观、黄庭坚才是写词行家,可惜呀,晏幾道的词缺乏铺叙,贺铸用典不行。”

  “秦观太婉约,没内容,就像一个贫家美女,漂亮倒是漂亮,可惜没气质。黄庭坚略好一些,但总有点小毛病,不完美。”

  李清照写这篇点评时不到三十岁,是什么概念呢?想象一下,21世纪的今天,一个青年女作家,对着鲁迅、巴金、沈从文一通批评会是什么画面?

  更何况苏轼是谁呀,她老爹李格非的老师,李清照应该叫师祖。欧阳修是谁呀,苏轼的老师,李清照应该叫曾师祖。

  他们对李清照的批评,最具代表性的是一句话是“其妄不待言,其狂亦不可及也”,总结为两个字:狂妄。

  很多人一想到古代才女,会把李清照跟薛涛、鱼玄机并列,其实李清照有本质的不同。

  薛涛、鱼玄机有学识胆识,但还不够独立,依然是男权时代下的小女人,而李清照不是。

  她不像千年前的宋朝女人,更像一个现代女性,独立、勇敢,知道自己要什么。在她之后,元明清三朝,再没出过这样一个女人。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liqingzhaoshicirenwupian/1452.html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