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李清照词中的意象

摘要:李清照是我国南宋时期的著名女词人,她的作品风格婉约清秀,具有强烈的女性风格特点。她的词作意象也具有独特的思想内涵和审美价值。本文将从李清照词作中常用的几种意...


  摘要:李清照是我国南宋时期的著名女词人,她的作品风格婉约清秀,具有强烈的女性风格特点。她的词作意象也具有独特的思想内涵和审美价值。本文将从李清照词作中常用的几种意象出发,一个个剖析研究,总结出这些意象各自的意义和共同的内涵。与此同时,李清照词中的意象也随着词风的变化而改变,本文也将对此进行分析。

  李清照,号易安居士,济南人章丘人。名列北宋“后四学士”,曾受苏轼的赏识。生于宋神宗元丰七年(1084年)。她从小出生在书香门第之家,受到良好的童年和少年时代的教育。自幼便精通音律,尤其以词为擅长。现存诗文及词为后人所辑,有《漱玉词》等。曾写过一篇《词论》,提出词“别是一家”的说法,是宋代重要的词论。主张词要典雅,强调词的音律性,并且善用白描手法,常以寻常语创新意,在两宋词坛独树一帜。这样一位多才多艺的女作家,不但在中国文学史上是少有的,而且在世界文学史上也是罕见的。清照词中既有春至秋归、山水之乐,也有闺阁心情、离情别绪,更有家难国殇、深愁大悲,几乎涵盖了其整个起落跌宕的人生历程,可是说是这个婉约词人的人生词史,因此意象表达的语言也非常的丰富。王国维认为一切景语皆情语。李清照的词中景的意象也都分别代表了不同的心语。人的情感借不同的意象表达,情景交融,不可分离。在李清照现存的四十五首词中,尤其以“花”“酒”“雨”“帘”意象为最多,这些意象并不仅仅是单纯地意象,而是寄托了词人的思想感情。在南渡以后,李清照词中的核心意象也发生了转变。

  在李清照的词中,“花”是最主要的意象之一,这些“花”意象和词人自己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隐喻和象征关系,表现了女词人对美与生命的追求与爱惜。同时 ,女词人喜欢将花意象与特定的时间、季节、气候、心境等联系在一起 ,表现了女性特有的心灵历程。她把感情完全地融注在花的世界中,李清照词中的花意象不是单纯地咏物抒情,而是已经上升为词人的人生哲理与情感寄托,达到人亦是花,花亦是人的境界。在不同的时期,花代表的意义也不尽相同。

  (1)误入藕花深处:这是李清照的少女时期,作为一位封建时期的贵族少女,她的生活幸福快乐,无忧无虑,并且由于涉世较浅,词作风格也比较活泼开朗,充满青春活力。也表达了词人对自然的关心与亲近及内心的纯洁。其中《如梦令》是最有代表性的写花的一首词: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小令选取傍晚归来时的一个特写镜头,十分生动地写出了全天游览的愉悦心情,可谓是以少胜多的绝妙佳什。”在这首词中藕花的意象象征着她美好的青春年华,以及她对这美好生活的体验。这里的荷花与少女都是“清水芙蓉”,荷花的娇艳醉人与主人公的青春美丽相融在一起,真是人面荷花相映红,相得益彰。娇艳的荷花意象映衬着年轻词人娇艳的生命状态和如花的岁月,而在晚霞落日中自由翻飞的一川鸥鹭则是她自由生活和自由天性最完美的体现。

  同时期再如有《怨王孙》:“湖上风来波浩渺,秋已暮、红稀香少。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莲子已成荷叶老,清露洗、萍花汀草。眠沙鸥鹭不回头,似也恨、人归早。”这是一首女词人郊游抒怀的词作。暮秋时节,万木摇落、红稀香少,但是女主人公并没有因此而伤感,而是发现了萧瑟秋景中“清露洗、苹花汀草”的清新景致,与荷叶衰败的景象抗衡。少女的欢欣,使得“莲子已成荷叶老”的深秋湖面也透露出勃勃生机。

  (2)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这是李清照结婚后与丈夫赵明诚伉俪情深的时候。这个时期李清照的词感情奔放,情感细腻,抚媚诚挚,深刻地表达了女主人公对爱情大胆追逐的内心世界,也表达词人对爱情的坚贞。这个期间《醉花阴》中的“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可谓千古名句,以花喻人,比喻生动,想象新奇,备受后人推崇。这个比喻,不仅是因为帘外的黄花和帘内的美人相比情境和神态相似,十分具有创意。更因为人瘦胜似黄花瘦,黄花与人物我交融,更含蓄深沉地表达了女主人公的离别思念之情的浓厚,把词的主旨表达的淋漓尽致,给人美不胜收之感。

  再如此时期的《减字木兰花》“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    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 这里春花即是少妇,少妇即是春花,两个娇艳的艺术形象融成了一体。花映人,人衬花,少妇与春花的形象交相增辉,出神入化地烘托了她那如花的美貌和娇憨的情态。她自信、活泼、俏皮,充满了少女春天般的热情。这是李清照最甜美的一首词。词以欣喜盈盈的轻灵笔触,精妙地刻画出一位初婚少女的美好情怀和细腻心理。花的意象是李清照对丈夫情意的表达,具有浓厚的生活气息,洋溢着幸福的味道。孙崇恩在《李清照诗词选》中也对此词做了评析:全词写花也写人,写人也写花,人与花,花与人虚实相映。

  (3)满地黄花堆积:在李清照晚期,不仅经历了丈夫去世,更经历了国家灭亡的剧痛,在这首《声声慢》中,“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它,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黄花”亦可以代表女词人,女词人的生命形态就是“黄花”的生命形态,有悲夫巨痛,更有伤国大辱,化作委地的黄花而不可收拾。作者将愁付诸于菊花,对菊花倾诉呐喊,明此才可以知其心中跌宕、感其愁思万千,流露的是词人南渡后孤身飘零的凄惨与悲伤,体现的是在国破、家亡、夫死的生活境遇中词人残破的心灵和凄厉的哀愁。

  再如此时期《武陵春》“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这首词写李清照在经历国破家亡的悲痛的感情。暮春的暴雨后,花被雨水打落,已化为尘土,词人睹物思人,心情十分悲痛,与花的形态也十分相似。

  在李清照的词中,这些花都是清新脱俗,精致典雅的象征,更是是自己才华横溢、晓畅诗书、孤傲一世的象征,达到人花合一的境界。

  “在现存的李清照的四十多首作品中,有22首词与饮酒联系在一起,也就是说,李清照留存到现在的词作中,有50%与饮酒相关。” 由此可见,酒的意象对李清照的词是多么的重要。酒的意象也与李清照的人生息息相关。

  (1)“浓睡不消残酒”:在李清照的少女时代,酒作为一种乐趣和雅兴,给她带来少女时代的浪漫情怀,表现她细腻敏感的情思。例如李清照早期的作品《如梦令》中:“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在昨晚的一番狂饮后,宿酒未消,看着海棠花的凋零,也不禁伤感起来,词人借酒把自己的多愁善感,惜春伤春的感情表达出来。

  (2)“今年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李清照与赵明诚结婚以后,感情甚笃,相处十分融洽,但是由于赵明诚外出做官,李清照不得不忍受两地分居的思念之愁。在《凤凰台上忆吹箫》中,“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休休, 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词人写闺中离别相思之苦,在面对丈夫远行前夕,她难以控制内心的情感,在情感的表达上格外激烈。一种无力回天的绝望情绪笼罩着整个词境。“今年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自己瘦了,原因在于丈夫离家日子久远,相思痛苦蓄积的厚重。醉酒悲秋只是表象,相思丈夫才是最深层次的原因。给人十分悲怆、惨痛的复杂感觉。

  (3)“沉水卧时烧,香消久未消”:在李清照晚期经历家破人亡之后,酒成为她晚年抒发思念故国之情的的载体,成为她晚年不可离开的安慰,充溢着故土沦亡和思夫的悲痛,承载着浓浓爱国深情。在《菩萨蛮》中,“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沉水卧时烧,香消久未消”,除了醉酒以外,只要是清醒时,故乡之思总是缠绕在缠绕心头,一刻不能解脱惜春爱美的明快与思乡思国的沉重,女词人不直接说愁,而是通过描写使愁变的具体可感,意蕴无穷,耐人寻味。酒醉的越深,越沉重,越说明愁之深。

  晚年时李清照的《声声慢》中“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更可谓是名句,女词人本想借酒消愁,却未想到借酒消愁愁更愁。“淡酒”说明女词人晚年是如何的凄凉,内心是如何的凄苦。酒作为意象抒发了词人历经沧桑,饱经忧患的无限哀愁。

  在李清照的词中,“酒”总是与“醉”相结合,没有醉就不能达到想要表达的效果。作者将一腔真情融入在酒中,让读者觉得身临其境,情浓意切。也从侧面说明了李清照具有丈夫气,与传统的女词人是不同的。

  “雨”的意象在李清照的词中也是较为重要的意象,将清照的少妇情怀突显得细腻自然, 后期又更多体现了她在历经坎坷后的愁苦和忧郁。

  (1)    早期的李清照词中“雨”的意象主要表现为少妇细腻自然的情感,在《浣溪沙》中“海燕未来人斗草,江梅已过柳生绵,黄昏疏雨湿秋千”记叙了少妇闺中的一天,以细腻的笔调写出深闺舒适懒倦以及寂寞之感,特别这一句,以雨中寂寞的秋千作结,将写景,叙事,抒情巧妙地结合在一起,使少妇融入在淡雅春光的意境之中。

  在另一篇《浣溪沙》中,“远岫出山催薄暮,细风吹雨弄轻阴,梨花欲谢恐难禁”,这首词写女词人独居生活的感受,春色已深,春色将逝去,在这风雨之中,梨花恐怕也将要凋谢。“雨”的意象写出词人说不清楚的愁绪纠缠,让人在“无语”的情境中感受到淡淡的忧愁,寓情于景,更显示出词人孤独的心境。

  (2)    后期李清照词中的“雨”,由于经历过诸多磨难,再也不是少妇时期细腻情感的体现,而是心中愁苦的集中体现。《添字采桑子》中“伤心枕上三更雨,点滴霖霪,愁损北人,不惯起来听。” 点滴霖霪不仅从音韵上造成连绵悄长的效果,而且有力地烘托了悲凉凄绝的气氛。这雨正是被赋予了离愁别恨的色彩。国破、家亡、夫死这三重灾难骤然降临到这位旷代才女的身上。她的心中充满了凄苦、忧伤与迷惘,而这种迷茫痛苦的心情伴随着这点点雨声却又倍加凄凉了。

  再如《声声慢》中“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细雨与“黄昏”“点点滴滴”联系,渲染愁情,如泣如诉。国破家亡,天涯沦落的苦悲以及孤独寂寞的忧郁情绪和动荡不安的心境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在李清照中写“雨”的意象中,都是斜风细雨”、“黄昏疏雨”、“风骤雨疏”的小雨,而并没有瓢泼大雨,可能是因为小雨更能激发词人心中细腻的情感,更能表达女词人心中无穷无尽的愁。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liqingzhaoshicixiejingpian/1261.html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