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很深情的一首词翻译过来的意思是:亲爱

在读书人的幸福指数偏高的宋代,李清照可以称得上是神一样的存在。正如一位学者所说: 在我国古代时,女子是不被允许读书的,认字懂理已属不易,更别提能够通过自己的才气文章...


  在读书人的幸福指数偏高的宋代,李清照可以称得上是神一样的存在。正如一位学者所说:

  在我国古代时,女子是不被允许读书的,认字懂理已属不易,更别提能够通过自己的才气文章名垂千古了。李清照就是这样意外才华横溢的奇女子。

  她的词我们在之前介绍过很多篇,豪放的、婉约的、少女情怀的、悠悠少妇感伤的...

  可谓是各种风格的名篇层出不穷,有的爱意绵绵,而有的则是令众男子都汗颜的刚烈之作。而在清照词中,她的丈夫赵明诚占了一大部分的篇幅。李清照对于赵明诚的爱感动了无数的人,两人之间的举案齐眉般的爱情一度被人传颂,只不过结局并非像她词中描写的那样总是才子佳人式的大团圆、郎才女貌式的永恒永远。

  在李清照与赵明诚终成眷属之时,李清照还是个小姑娘,少女之心未曾消散。一次赵明诚在外出差,尚且怀揣少女懵懂之心的李清照独自留在家中,思念丈夫之切,写下了一首我们最熟悉的一首词,这首词被后世认为是李清照词中最能够表达爱意的、也是最为动人肺腑的一首:

  暖雨晴风初破冻,柳眼梅腮,已觉春心动。酒意诗情谁与共?泪融残粉花钿重。乍试夹衫金缕缝,山枕斜欹,枕损钗头凤。独抱浓愁无好梦,夜阑犹剪灯花弄。

  全诗的含义比较浅显,总的来说就会表达了李清照对丈夫的思念之情,盼望着赵明诚早日归家;但是由于史料有限,出自哪一年尚未可知,只是通过本词的风格与语言的表达手法来看能判断是出自李清照早期时候。

  所谓蝶恋花,正是女子念情郎的词牌名,能够推测李清照在写此词时,应该是新婚不久,两人的感情仍处于热恋状态,因为也只有这个时候一位女子独守空房才能写出这感人的、情意绵绵的句子,有些句子读来甚至有些肉麻。

  春天乍暖还寒,独自一人在这家中望着窗外,外面那暖暖的雨风,似乎也在竭力将剩余的寒意带走。细看之下,呦!柳树梢上点点嫩芽已经露头,与之对应的梅花也不甘示弱,在这寒意的末尾时期努力绽放,期盼已久的春天终于是来了。我似乎也沉醉在这春意浓浓的景色中,可随之而来的愁绪也不期而至。平时与我共酌同醉的爱人此时却不在我的身边,这份欢喜与哀愁又想谁诉说呢?想着想着泪水就流下脸颊,弄残了搽在脸上的香粉。

  开始遵照了填词的惯例,先写景后抒情,逐渐将一位少妇自己独守的愁意描写了出来,充分表达了那份相思期盼早归的痛苦。

  算了,不看那令人伤感的早春之景也罢,回屋换上自己的金丝缝成的夹衫,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但是不曾想没什么作用,心里还是心心念念着远去的爱人。倚在床头吧又压坏了头上的钗儿,哎,随便吧,这愁已经将我自己压坏了,那还顾得过来这钗呢?孤单的愁思太浓,想必是一夜无梦了!睡不着的深夜里也只能独自一人剪剪灯花,别让它灭掉了。

  下片再一次进一步描述了少妇的相思之苦,而且均是从侧面进行描写,新衣服、钗、灯花无一不是愁绪的外化表现,心思不在任何事情之上,只在那不在家里的爱人身上。深刻的将自己的愁意赋予每一样具体的事物中,极富有感染力。

  最后一句写得很无奈,也把那种相思之苦展现得淋漓尽致,读来当真是令人肝肠寸断。

  李清照的这首词没有直接的表达相思之苦而是委婉地将自己的爱意、思念付诸一些具体的事物中,这也许就是我们平时表达感情的习惯吧!所以在读后共鸣是肯定的,而通过这样的描写更加使得那份深情浓重之极,也无比的伤感,通篇只有寥寥数语,但是每一句都有一种直击人心的力量。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liqingzhaoshicixiejingpian/1305.html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