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的一生

李清照(公元1084--1151年),宋朝历城(山东省济南)人,自号易安居士。她的一生,经历了表面繁华、外强中干的北宋末年,动乱不已、危机四伏的南宋初期。她是中国古代少有的才女之...


  李清照(公元1084--1151年),宋朝历城(山东省济南)人,自号易安居士。她的一生,经历了表面繁华、外强中干的北宋末年,动乱不已、危机四伏的南宋初期。她是中国古代少有的才女之一。

  李清照的词作,独步一时,警树一方,流传千古,被誉为“词家之大宗”。人格的优秀,造就了作品的高尚。品德与文章,表里如一,一样令人无比的崇敬!一个巾帼之淑贤,须眉之刚毅,既有常人愤世之感慨,又具有崇高的爱国之热情!她不仅仅有卓越的才华,渊博的学识,而且有远大的理想,豪迈的抱负。她在文学领域里,取得了多方面的伟大成就。

  在同代人中,她的诗歌、散文和词学理论,都是标高一帜、与众不同的。尤其在词作方面,她用毕生的精力,勤于耕作,成就了影响力最大、词幅最优雅的创作过程。她的词,在艺术上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易安体”。

  李清照的词风,不去追求磊砌的华丽辞藻,而是提炼出富有表现力的“寻常语气的八音律”。她用素描的手法,展现出对周围物景的敏锐感触。刻画细腻,心理变化微妙,表达丰富多样,用切身的体会,去塑造鲜明、生动的艺术形象。

  在她的词作中,真挚的情感与完美的形式,有机地结合起来,浑然一体。她将“语尽而意未尽,意尽而情未尽的风格,发挥得淋漓精致。以致于赢得了人们,称之为婉约派词人“宗主”的地位。

  在她的词作中,笔力铿锵、铺叙浑然,性格豪放。这在宋代词坛上,独树一帜。对辛弃疾、陆游、苏轼,以及后世的词作人,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后人认为,她的词“不徒俯视巾帼,直欲压倒须眉”,被称为“宋代最伟大的词人。中国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一位女词人”。

  一个人的成功成长,需要有自身的素质和外部的良好环境。李清照之所以成为一个杰出的女词人,来源于天赋条件的出众独特,家庭的薰陶教育良好和优秀的人格品德修养。犹如一粒种子,在土壤、阳光和雨露的滋润下,茁壮成长起来了。

  历史为李清照提供了一个文化空气甚浓的书香门第、颇具声望的仕宦之家。据她的回忆:“嫠家父祖生齐鲁,位下名高人比数。当年稷下纵谈时,犹记人挥汗成雨。”说明她的父祖之辈,都是生于山东,并曾在今济南一带住过。也表明她的祖父和父亲,虽然地位不是很高,但学识渊博,名声很大,拥有不少的学生。

  李清照的父亲李格非,进士出生,字文叔。是北宋著名的学者和散文家,官至礼部员外郎。徽宗崇宁元年,蔡京专权,打击元佑党人,这时他正“提点京东刑狱,以党籍罢”。崇宁5年大赦。党人再度叙用,他也终得“与监庙差遣”。史载他考进士前,“有司方以诗赋取士”,他不以此为敲门砖,却“独用意经学”,著《礼记说》至数十万言。

  他为人孤高耿直,在郓州作教授时,郡守怜其贫寒,想让他兼任其它官职,以便增加一些薪俸,却被他婉言谢绝了。做广信军通判时,他曾把一个宣传迷信、蛊惑百姓的道士,重责数十大板,然后驱逐出境。

  李格非是一位博通经史的学者。他的经史著述,见载于《宋史·艺文志》中,有《礼记精义》16卷,《史传辨志》5卷。

  李格非还是一位文学家。他的诗歌和散文都很好,尤以散文为佳。他“以文章受知于苏轼”,继黄庭坚、秦观、晁补之、张耒四学士之后,和廖正一、李禧、董荣被称为后四学士。李格非的诗词修养很高,才思敏捷,文笔酣畅,纵横恣肆,气魄宏大。他提出的“诚著”二字,作为文学批评的标准典范。“诚著”,就是诗文要有真情实感,注意品质,要从心底里写出来。用他的话说,就是“字字如肺肝出”。他鉴赏古人的作品,正是基于这样的标准,在晋代人的诗文中,他最推崇刘伶的《酒德领》和陶渊明的《归去来辞》。

  李清照有一位颇具文化素养的母亲。母亲的祖父王拱辰,当朝状元。母亲善文,工于词赋。在封建时代,她给李清照树立了光辉的典范,在诗词创作方面,也给女儿了一定的影响。

  李清照生长在文学气氛十分浓厚的家庭里。小时候,不仅能诵读经史子集、诗词歌赋,而且小说、轶事,也无不浏览。李清照在父母的带领下,踏进了广阔的知识领域,从丰富的历史和文学资料中,汲取营养。从她的作品和文艺思想来看,她的确从父母那里,得到了继承和发扬。她的词作,能够揭示人们内心的奥秘,她的诗篇,能够涉及时政,她的散文,又是那样叙事精当、赋予情感。在各种文体里,无论写景、抒情、予物、叙事,都留有父亲的遗风韵味儿。所以,李清照所受的家庭教育,是相当优越的。这对于成长中的李清照,从心灵到身体,都在家庭中,得到了健康正常的发展。

  李清照的成长,与她所处的自然环境,也是分不开的。她幼年时,大部分的时间,是在风景如画、人文荟萃的家乡--历城渡过。五六岁时,因父亲李格非作了京官,她便也随父母迁居东京汴梁(河南开封)。那时候,北宋统治阶级享乐成风,东京表面上繁荣昌盛。作为大家闺秀,由于封建礼教的禁锢,不可能像男子一样,走出家门、接触社会。她毕竟出身于仕臣家庭、首都城市,可以去划小船,嬉戏于藕花深处,而且可以跟着家人,到东京街头,观赏奇巧的花灯和繁华的街景。这一切,陶冶了她的高尚情操,丰富了她的精神世界。

  李清照爱好自然的性格,描摹自然的能力,家庭教育的熏陶,都市文化的感召,成就了一个伟大的女词人。而她在爱情描写上的“毫无顾忌”,显示了当时都市社会的风气,以及文学氛围对她的熏染。

  爱情两字多烦恼。大到传媒,小到情侣,上至文人墨客,下至芸芸众生,自古至今,大家都在乐此不疲地谈论着、感受着,为之困惑和幸福着,从来没有人,可以给它一个确切的定义。尤其是在当今年代,随处都可以嗅到,玫瑰的芬芳,却难以感受到,真爱的气息。爱情,似乎是一种奢侈品,被快速地生产,高速地消费,迅速地消亡。因此,不难理解,越来越多的人们,情愿躲在虚幻的言情小说里,或者电视剧里,做一个理想的梦中情人。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李清照《一剪梅》

  女词人李清照,与丈夫赵明诚恩爱缠绵、至死不渝的的爱情故事,一直被后人传为了佳话。虽然,他们的爱情,总是游走在聚散离合之间。

  李清照18岁时,便与丞相赵挺之子--赵明诚结为连理。婚后,两人感情融洽,志趣相投。可惜,没有子嗣。他们互相切磋诗词文章,共同研砥钟鼎碑石。他们家境宽裕,为了搜集名人书画和古董漆器,居然“食去重肉,衣去重彩。首无明珠翡翠之饰,室无涂金刺绣之具。”每月的初一和十五,夫妻二人总要到开封相国寺一带的市场上去,寻访金石书画,倾囊买回。如此几年,他们的书斋“归来堂”,单是钟鼎碑碣,就有两千之卷。

  有这样一个故事:中秋佳节,赵明诚的好友陆德夫等,前来赏月。陆德夫便问赵明诚:“近日可有佳作,拿出与大家共享?”赵明诚便将夹有李清照填好的词,等十几篇近作,递与好友,让大家吟咏品味儿。忽然,只听得陆德夫拍案大叫:“好一首《醉花阴》,真可谓千古绝唱!”众人也都齐声应付:“《醉花阴》果然是上乘之作!特别是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句子,更是绝妙之极!”赵明诚心里高兴,暗自惭愧。只好承认这一阙词,实为夫人所作。当着众人,拜夫人为师。

  以悲剧结尾的爱情故事,往往更有摄人心魄的力量。肯定没有人愿意这样的爱情悲剧,在自己身上重演。所以,在我们感怀古人爱情故事的同时,千万别忘记,疼惜身边的亲密爱人!毕竟,做到“我爱你”一辈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这首小词,委婉地表达了,作者怜花爱卉的复杂心情。流露出内心的苦闷,千言万语无处倾述的心声。词中着意刻画了人物的心理情绪,以景衬情,委曲精工,轻盈灵巧,凄婉含蓄,极尽传神之妙法。绿肥:指枝叶茂盛,红瘦:花朵稀少。

  秋风起时,轻泛兰舟,悠悠碧水,带走了片片飘落的花瓣,却带不走反复缠绵的寂寞和伤离之情。看是疏淡心事的语句,却不知暗暗寄托了多少相思之情。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衷肠难解,欲语还休,其滋味儿沁入人心。对远方的亲人,哪怕来一篇鸿书,看一句问候,也是好的呀!

  这一回眸间,有无尽的娇羞、无尽爱恋之态。倚门偷觑,眼波流动,心底微妙,却要借梅子的清香,去掩饰自己。女儿家的心思,比这青青的梅子,还要耐人寻味儿。一个动作,一眼回眸,少女的情结和姿态,已是纤毫毕现了。

  此词为李清照南渡前的作品。写女主人早春思念丈夫,盼望早日归来,共度今春的迫切心情。上片含蓄,下片直率。相蚋成趣,情景相间,以景衬情。意境开朗,感情真朴,与她写离情别绪的词相比,迥异其趣。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计划”来了!春回大地 万物复苏,有奖征文邀你分享!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liqingzhaoshicixiejingpian/1393.html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