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朱淑真诗词意境的相同点(精)

李清照朱淑真诗词意境的相同点(精)_幼儿读物_幼儿教育_教育专区。李清照朱淑真诗词意境的相同点(精) 作家杂志WriterMagazine2008No.8古典文学新探 李清照...


  李清照朱淑真诗词意境的相同点(精)_幼儿读物_幼儿教育_教育专区。李清照朱淑真诗词意境的相同点(精)

  作家杂志WriterMagazine2008No.8古典文学新探 李清照朱淑真诗词意境的相同点 刘健萍 在中国文学史上,诗词一直是人们欣赏推崇的精彩华章,其中宋词的浩瀚里我 们不能忽略那颗奇异的明珠:女性文学。女性以她们细腻独到的视角,朴实而又耐 人寻味的文字,抒写她们丰富隽秀的内心世界,独树一帜,让人玩味不已。任何事 物都有它的共性,李清照和朱淑真,从她们的作品里,我们可以试着解读宋代女性 词人的创作风格。 二人所用皆为常用意象 李清照、朱淑真二人和大多数的诗人一样,都善于从四季景物中找到自身情感 的代言物,从而将自己的情感微动,参照景物的变化,以古老的意象付诸笔端,从 而不但使作品具有诗意和形象性,而且情感的表达更鲜明突出,细腻入微。他们都 是从四季景色变化的不同来渲染自己对人、对事感情的流露,使自己的诗辞达到人 景情《鹧鸪天》、《江城子? 赏春》等作,都将芳草意象纳入其中。摘要 凄凉悲伤的梧桐。白居易《长恨宋代是词文化极尽张扬的时期。 歌》中,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其中更难得的是涌现了几位优秀的女 落时。李清照《声声慢》:“梧桐更兼细性作家,李清照、朱淑真应该是其中 佼 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佼者。她们撷取生活中常见的意象, 用 “寒日萧萧上锁窗,梧桐应愁字了得?”女性特有的细腻来观察抒写自己对于 恨夜来霜”,朱淑真《秋夜》、《菩萨蛮》生活和爱情的思考和幽怨,展现了 当 等都有梧桐的身影。时社会女性在生活中的真实面貌。 不屈不挠、高洁的梅花。李清照关键词:李清照朱淑真意向比较意 《清平乐》:缱绻临歧嘱咐,来年早到梅象愁苦爱情 《清平梢。”“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中图分类号:I206.2文献标识 码:A 乐》;朱淑真《长相思令》中亦有梅的风姿。的合一的境界,反映出古代女人 在社 在李清照和朱淑真的词作中,都会中扮演的不同角色的一种真实的写 将梅花、菊花、梧桐、小舟等常见的意照。 象反复使用,艺术地体现了作者细致凄婉离恨、生生不息。乐府诗有 微妙的真情实感。也从侧面反映出两云:“青青河边草,绵绵思远道。”李清 个人的感情,将情感寄托于实物描写照一曲《点绛唇》则以“连天衰草”渲染 了离愁别绪之浓重。朱淑真的《膏雨》、之中,真可谓是情景交织,物物有 情, 终导致了婚姻关系的破裂。兄弟从当时,会领略到诗中独特的审美意义。级腐 朽的行为,其特点是对中正 时一个普通男性的角度出发看这个问平和的夫妻正常生活充满期待与渴世界上 没有一成不变的爱情,所题,认为一个男人的出轨行为没有什望。谓海枯石烂、天 长地久的爱情,不过是么好谴责的,认为姐姐的反抗未免太另外一种则是与礼相异 端的诗恋爱中的人们美好的愿望。爱情特别小题大做了,因此发出了不以为然的 篇,几乎不受礼的制约与影响,它们充是婚姻,是社会生活的产物,没有脱离讥 笑。满乡野气息,显露出浓厚的野性色彩:社会生活的爱情。“我”的被遗弃当然 “我”回到娘家以后,不仅没即有真性情的率真、大胆的表达。《诗因此,令人 扼腕痛惜,但是,这并不能成为证 有从亲人那里得到任何同情和安慰,经》弃妇诗生动再现了先秦时代部分明氓 是一个爱情骗子的证据。如果把 妇女不幸见弃的社会现实。《诗经? 卫氓理解为爱情骗子,《氓》这篇作品的 反而受到兄弟的讥笑。女主人公被遗 风? 氓》塑造了一个蕴涵着中国文化意弃决不是一个偶然事件,也不是个别意 义就大打折扣了。正因为“我”和氓 《氓》味的弃妇,她的怨而不怒正与儒家诗是真正的自由恋爱,正因为“我”和 氓现象,它是一种社会制度的产物。 之所以成为文学史上最有名的一首弃教的温柔敦厚相吻合,同时也奠定了是在 爱情的基础上走进婚姻殿堂,婚妇诗,其关键就在于通过这两个鲜明后世中国弃妇 的基调。女主人公“我”姻的破裂才具有真正的悲剧意义,才的人物形象的刻画,通 过一出典型的追求自由恋爱自主婚姻终遭遗弃的悲真正发人深省,具有震撼效果。 这才是爱情婚姻悲剧,深刻地批判了当时不剧,说明作者的主观目的在于《氓》流 传至今仍然深深打动读者内心“情鉴”, 客观上塑造了痴情女子“我”的动人形的真正原因。合理的婚姻制度和社会制 度。 象,并且构建了始乱终弃的悲剧模式。《诗经》是我国结集最早的一部歌 唐传奇名篇《莺莺传》和《霍小玉传》创参考文献:集。《诗经》中的婚恋诗 是我国爱情文 ,中华书局,造性地继承了这一悲剧模式,并加入学的源头。尽管历代各家对 这类诗歌[1]钱钟书:《管锥编》 的称谓不尽相同(如恋诗婚歌、情歌、了丰富的时代色彩,成功地塑造了崔1 986年。 《诗经》莺莺、私有制和国家爱情诗),至今依然众说纷纭。霍小玉两位女性 形象。《氓》可以[2]恩格斯:《家庭、 中的婚恋诗记录着两种不同文化意义的起源》,《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 说是中国古代文学创作传统题材“始上的婚恋现象。一种是与当时作为社十一 卷),人民出版社,1965年。乱终弃”的悲剧模式的先声,开创了会生活总规 范的“礼”相关的诗篇:既“痴心女子负心汉”的叙事结构模式,有“发乎情而止乎礼” 的爱慕;有“夫妇并在诗中交替地使用了两种叙事视作者简介:王立群,女,19 71—,山 “我”追忆往事的有义”的和谐的夫妻生活;有因夫权渐角:第一人称叙述者东 人,博士,讲师,研究方向:中外文化 盛而产生的弃妇悲歌;有《诗经》时代视角和被追忆的“我”正在经历事件的与 文学交流研究,工作单位:北京科技的婚典仪礼和程序;同时还有贵族阶视角。当 我们关注其独特的叙事时序大学文法学院。 128 古典文学新探入木三分。所用意象集中在愁苦类:李清照是宋代词人中集“愁” 之大成者。她的词作中,言“愁”最多,其“愁”也最有份量,最具力度和魅力。朱淑 真也善于将诗歌和绵绵的愁情连在一起,传达人生苦短、命运尤常的感伤与哀愁。 那么李朱二人到底是如何写愁的呢?本文在此以春、水、酒等意象为载体言说。二 人都善于以春写愁在古代诗词中“春”是个涵义广延 的词。自然界的春天以其暖洋洋的气 候,取代了冬日的严寒,唤醒了万物。例如李清照《蝶恋花? 送春》:“楼外 垂杨千万缕,欲系青春,少住春还去,犹自风前飘柳絮,随春且看归何处。绿满 山川闻杜宇,便作无情,莫也愁人苦。把酒送春春不语,黄昏却下潇潇雨。” 这首惜春词正面抒发对春的眷恋之情,言语之间直接描绘暮春的景致,抒发伤春感 怀。在黄昏里潇潇的落起雨来,更让人觉得意境深沉清幽,委婉含蓄,缠绵徘恻。 词人将春、 柳、酒、雨多个示愁意象连贯使用,使整首词自始至终流淌着一股连绵不绝的 愁思,读来不觉黯然神伤。朱淑真也善写春。据统计,在朱淑 真二十多首词中出现的“春”便有十七 处。《江城子? 赏春》中写道:“斜风细雨 作春寒。对尊前,忆前欢,曾把梨花,寂寞泪阑干。芳草断烟南浦路,和别 泪,看青山。昨宵结得梦因缘。水云间,俏 无言。争奈醒来,愁恨又依然。辗转袅绸空懊恼,天易见,见伊难。”词中写 斜风细雨的春寒,写梨花尽落的寂寞,在伤春景象中注入主人翁忆别思恋的痴情和 相见无望的“懊恼”,读之哀婉动人。起调词人就借写景营造出一种迷蒙、灰黯、凄 凉的气氛:初春时节,斜风阵阵,微雨横飞,寒意袭人,它给人的感觉本来就是抑 郁沉闷的,更何况对 愁思郁积的女子呢?春寒禁受不住,春愁又无法排遣,无奈之下词人也只能举 酒驱寒,聊以解忧了。二人都喜欢以水写愁李清照和朱淑真借水抒情,道出 了内心绵绵情愫以及无限惆怅。李清 照《怨王孙》:湖上风来波浩渺,秋已 暮、红稀香少。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莲子已成荷叶老,青露 洗、苹花汀草。眠沙鸥鹭不回头,似也恨、人归早。朱淑真也常常以水写愁,在 《暮春有感》中,那一江春水寄寓了她伤春悲秋的无限思友之情,“倦对飘零满径 花,静闻春水闹鸣蛙。故人何处草空碧,撩乱寸心天一涯。” 以酒写愁是二人的最爱。李清照现存45首(王仲闻《李清照集校注》,不含 存疑作)词,与酒有关的 便有24首。如 《如梦令》“:浓睡不消残酒”,“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 处”;《醉花阴》:“东篱把酒黄 昏后,有暗香盈袖”;《好事近》:“酒阑歌罢玉樽空,青缸暗明灭”。李清照 以酒来表现离愁别绪的作 品更多一些。仅《漱玉词》第一集里就 有15篇作品写到了酒。酒也是她使用频率最高的意象。纵观李清照以酒为意 象的作品,大体有三类:一类是表现 离愁别绪的,如《醉花阴》:薄雾浓云愁 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 纱橱,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 人比黄花瘦。一类是表现闲情逸致的情趣和乐观潇洒的人生态度的,像《如梦 令》,其豪放和爱好大自然的志趣在这为数不多的酒意象的作品中展现得淋漓尽 致;还有一类表现爱情甜蜜的, 词人与丈夫饮酒赏花,携手出游之作,这里酒成了美妙人生的象征,如《庆清 朝慢》 :……东城边,南陌上,正日烘池馆,竞走香轮。绮筵散日,谁人可继芳 尘?更好明光宫殿,几枝先近日边匀,金尊倒,拚了尽烛,不管黄昏。朱淑真 也曾把酒写愁,但与李清照稍有不同。她25篇作品中有3篇涉及酒。仅从数量来 看,她以酒写愁的作 品不算多。而且,她的愁也和李清照不同,她的愁不是与夫君暂时的离别之 愁,而是再也不能与心悦之人共守的离苦,因此这种“愁”是痛心疾首的,生 离死别的,是无以解救之愁。 “酒从别后疏,泪向愁中尽。”《(生查子》)以酒消 愁不去,以泪洗愁不能尽。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元夕》)等等。 李清照朱淑真没有离开爱情类意 象。通读李清照和朱淑真的诗词,爱情的痕迹或深或浅又确乎驱之不尽、挥之 不去,并且她们在作品中所表现 的爱情更为纯粹,意象更为真切,艺术 形象更富感染力,也更为深入人心。朱淑真对爱情的描写是细腻动人的。作为 深闺中的女性,朱淑真对爱情的理解多半来自于书中,也即前人的词中。因而所写 的词珠圆玉润,写景写情细致入微,另一方面也留有了大量化用前人名句乃至场景 的迹象。例如 ,春衣初试薄罗轻。风和烟暖燕巢成。小院湘帘闲不卷,曲房朱户闷长扁。恼 人光景又清明。”《(浣溪沙? 清明》)其情境就是从苏轼的词中 WriterMagazine2008No.8作家杂志 化出。又如“巧云妆晚,西风罢署,小雨 翻空月堕。牵牛织女几经秋,尚多少,离肠恨泪。微凉入袂,幽欢生座,天上 人间满意。如何暮暮与朝朝,更改却,年年岁岁。”《(鹊桥仙? 七夕》)完全化 用秦观的同题名作,将自己对相思的体会糅到词中,写出了自己内心感受。 至于李清照,我们也要看到其父李格非在文风、人品方面的特点和其夫赵明诚 与她之间的情感是影响她个性心理的主要因素。齐鲁文化中儒家 积极进取的精神,人民真率、 大胆、好强的个性都深刻影响着李清照的心理形成。她个性开朗、豪放的一面 主要体现在她少女时代的青春活力以及她大胆炽热的爱情告白;还有就是咏花词表 现出其超卓的人格以及饮酒词表现其率性洒脱。另外就是个性心理的另一面是多愁 善感。 李清照亦有对红颜易逝的无限伤感。最具代表性的该是《如梦令》:昨夜雨疏 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 瘦。”表现出女词人对花的怜惜,对青春的悼惜。青春、爱情都像花一样美好,也 像花一样难禁风雨。那无限凄婉的叹息“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正可看出此 时花的香消玉殒深深触动了女词人心底的生命之弦。参考文献: [1]《吴梅讲词—— —方家讲坛系列》,东方出版社,2007年4月第一版。 [2]徐磊:《无言独上西楼》 ,中国出版集团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07年7月第一版。 [3]唐圭璋等主编:《唐宋词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8年8 月第一版。 [4]苏者聪:《宋代女性文学》 ,武汉大学出版社,1997年11月第一版。 [5]曹保平主编:《中国古典诗词赏析》,内蒙古文化出版社,2000年 9月第一版。 [6]张宝坤主编:《名家解析宋词》 ,山东人民出版社,1999年1月第一版。 [7]徐建委、 刘峥:《唐宋名家诗词赏读—— —李清照词赏读》,线月第一版。 作者简介:刘健萍,女,1972—,河北抚宁人,本科,高校讲师,研究方 向:古诗词欣赏。工作单位:江苏徐州医药高等职业学校基础部。 129 “春巷夭桃吐绛英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liqingzhaoshicixiejingpian/1428.html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