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 历史人物 怎么看李清照写词的风格

李清照(1084?)号易安居士。中国古代最伟大的女词人。有《漱玉集》。李清照的生平以靖康之难为界,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前期生活富足而美满,虽然婚后由于丈夫赵明诚不时出外为...


  李清照(1084—?)号易安居士。中国古代最伟大的女词人。有《漱玉集》。李清照的生平以靖康之难为界,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前期生活富足而美满,虽然婚后由于丈夫赵明诚不时出外为官,不免寂寞孤独,写些伤感的思念之作,但词里充满愉悦的气氛,后期国破家亡,丈夫死后更过着“漂零遂与流人伍”(李清照《上枢密韩公兵部尚书胡公》)的生活,在大动荡的社会中,饱尝了人世间的种种辛酸,感情变得越来越沉挚、悲凉以至淒切。她在《金石录后序》一文中详细地记叙并剖析了这种变化,而这种深刻的变化又在其全部作品中打上了深深的烙印。

  但李清照对词体有自己系统的认识。她著有《词论》一篇,较详细地论述了词的发展史和词的特点,提出了词“别是一家”的观点,认为词当和诗不同,应以高雅、含蓄、典重、合律为主。这种诗词分畛、词别是一家的理论,使她在词中几无像诗中那样直露鲜明的“欲将血泪寄山河,去洒青州一抔土”(《上枢密韩公工部尚书胡公》)的感慨。这当然限制了她的词思想内容的深度。但人品总要在作品中反映出来,李清照内心中固有的忧国伤时的深切意识必然要在词中隐约曲折地表现出来。这种表现可用一个“愁”字来概括。

  后期写愁,虽多针对亡夫后的悲伤,与流民为伍的漂泊,以及对美好往昔的痛心追恋,但其中包含了对于国势的忧伤,对于亡国的悲愤,对于故国的思念等等更深广的感情,产生了更深广的社会意义和思想价值。这正是她在坚持词“别是一家”的前提下,内心深处爱国思想的一种隐约曲折而又难以掩盖的自然流露。如她一再感叹道:“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菩萨蛮》)“伤心枕上三更雨,点滴霖霪,点滴霖霪,愁损北人不惯起来听。”(《添字采桑子》)

  她善于将个性化的抒情和完美的意境结合起来。李词不但善于言情,且尤善于塑造多愁善感、缠绵悽婉的自我形象,于“短幅中藏无数曲折”(《蓼园词选》),含蓄深曲、生动细腻地来抒情;既善于直接写闺阁之愁,又善于借助写景咏物来抒情,因而其词极具个性化的意境。如《如梦令》:

  李清照还善于将清新朴素与精美雅洁的风格及手法结合在一起。她善于运用朴素的、甚至是口语化的,但又不失精美的语言;善于调动各种修辞手法,但又运用得非常自然,达到了“极炼而不炼,出色而本色”(《艺概·词曲概》)的最佳效果。因而能将白描化的外在形式与精美化的内在特质完美地结合起来。如:

  李清照的很多佳作都能将以上两种特色融合在一起。如《声声慢》一开头即连用“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十四个叠字,结尾又呼应以“点点滴滴”四个叠字,真如“大珠小珠落玉盘”,且能把主人公的心绪表达得即深刻而富有层次。词中的“乍”、“黑”、“了得”、“怎”等字都是口语,但用得极巧妙;“守着窗儿”虽是细节,但很本色地反映了李清照的内心世界。又如《永遇乐》:

  在咏叹个人不幸际遇和悲苦内心的同时,流露出乡关之思和家国之恨,既含蓄,又悠长。上阕四层,每三句一层,每层都用乐景抒哀情,极具沉郁顿挫之美;下阕两大层的对比更以盛景反衬衰景,寄寓了无限的感慨。全词语言明白如洗又精美无瑕,“帘儿底下”的细节又包含了无限辛酸。凡此种种都和谐地组合到一起。

  李清照的诗文因为脱开了“别是一家”的限制,故尔可以尽情、甚至直露地抒发自己在中原坂荡中所感受的悲蒲、忧虑和愤怒。散文《金石录后序》将个人的遭遇与国家的兴亡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具有深广的社会意义。加之选材新颖、多从侧处着笔;感情真挚,富于浓郁的人情味;描写细腻,善于作细节处理;文笔优美,叙述与抒情都很流畅传神,堪称是南宋第一流的文艺性散文。

  李清照存诗不多;其风格与词截然不同,苍劲古朴,沉郁悲凉,更有“压倒须眉”之气,而且多从大处着笔,多以议论入诗,和当时盛行一时、笼罩诗坛的江西派作品迥然有别,很有不为风气所左右的个性,如南渡前作的《浯溪中兴颂诗和张文潜》,借咏安史之乱以讽今之奸雄,颇得杜髓苏笔之趣: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liqingzhaoshicixiejingpian/1489.html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